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--:-- |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edit | page top↑

明日的我将被日光迁走。
你们是否还记得,这两个月,有过我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21:58 | 踏云行 | comments (3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
童话

4.jpg
1.jpg
只想说一句,童话里,都是骗人的。
19:10 | 唱晚歌 | comments (6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
云般心情

DSC_0236.jpg
当温柔伊始,必定要以悲伤结局。不如云朵柔软,却坚持要比他洁白。芃芃植物逐渐泛黄,是立秋之后的征兆。即使用布蒙住跳动的心脏,依然掩饰不了泪水的悸动。我一直相信,你知道。
来自盛开的季节,死在凋零的时刻。云朵的润滑边缘变得锐利,刺伤了夜里的痛楚。我们在逃避光亮,以浑浊的容器躲藏自己,艰难的呼吸,外面的世界触手可及,却隔着透明泛光的残留雾气的玻璃,那样的心情是不是叫做别离。
为什么他们能够在云朵间飞翔,只有我没有一双足够硬朗的翅膀。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生命脆弱,一触即破。我,他们,谁也逃避不了。云海潮汐,拍打着云朵,扬起莫名的光,隐约闪现着你的身影,当时旖旎,此时悲凉。
如果有一天,能翱翔在云朵之上,一定会努力张开双翼拥抱温暖的太阳。


17:06 | 踏云行 | comments (2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
鱼游光影

1221312312312.jpg
或许世间存在一种光,藏匿于水下,与鱼影共同摇曳。也许是厌恶于世间的凡俗,才躲的这么深远,我想,我也是一样。
人终究是有丑陋的一面,只是被别人发现的时间长短有差别,他们像奔驰的游鱼,一闪而过,留下空影与微弱的光芒。我不曾被忽视,也从未被记着,甘愿淡淡的活着,那样至少不是很累。而往往这只是个人的意愿,他们宁愿张扬,甚至张狂。就像蓝色的深海里,永远存在成群默默的小鱼和冷血的鲨鱼。
有时候,我会惦记起曾经与我一样的朋友的们,现在大多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,各自有了新的朋友,而我,只能被动成为他们记忆里忽而游过的不起眼的鱼。
不经想起,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
15:11 | 踏云行 | comments (10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
晚凉

132132131231.jpg
莫名其妙的感冒了,还是习惯喝冰雪碧吃药,好让冰冷的感觉抹杀掉药的苦味。就像莫名其妙的感觉,高中的生活是这样,那样,等等,不知方向,却又坚信的前行。每日回家时天色已微微泛,立秋后的天气总是这么不尽人意。我们还没有习惯从短袖中逃离,却又要经受住晚上微凉的风,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,三天,三年还是更加久远。
有一些事情,一些人,就像以前特有的,白色花边的,鹅黄照片。我已经将属于他们的记忆深埋,却总有一些顽固的来破坏遗忘的逻辑,恰好在我不曾记起他们时出现,勾起令我不开心的往事。而往往,每天要买对的人,同样有丑恶的嘴脸,如锈蚀的铁片,有腐烂的臭味。我不能接受这样被支配的生活,可我别无选择。

他们说,他们在寻找爱情。我也曾记得有人和我提及过,高中需要爱恋,因为那样的才识纯真的喜欢,等到大学,只是生理上的需求却不受灵魂支配的机械行为。可也不用,开学第二天就出现一对形影不离的爱人,来动摇我的三年取向。

刚刚去柜子里取纸巾的时候,晚风在身后掠过,有一种受到惊吓的感觉,是从心底,颤抖出的寂寞与孤独,很久没有如此伤悲过,总觉得自己是一个,充满幸福快乐的人,可事实呢。色的夜空中没有闪烁的星际,仿佛是那些躲藏在暗角落里哭泣的花朵,没有能够使得它们憧憬光亮的信心,迷茫的不堪一击。彩色与白总是背道而驰,我与笑容也没有交集,越走越远,直至不再相见。

缓缓的吸一口浑浊的空气,在夏末的夜晚,聆听悲伤的乐曲。
22:20 | 唱晚歌 | comments (3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